警报!美国颜色革命专家进入香港
补壹刀
2019-08-14
06:51:00

就在 13 日晚上,一名内地同胞在香港机场被暴徒殴打折磨两个小时,陷入昏迷状态,生死未卜。

这幅画面令人极度愤慨。

有知情者告诉刀哥,暴徒今天开始执行外部力量的教导,对内地人员进行攻击。刀哥还得到另一个消息:世界上一些专门在中东、东欧地区挑动 " 颜色革命 " 的专家正在香港集中。

这些 " 颜色革命 " 专家是什么人?他们到香港来干什么?

一些专门研究 " 颜色革命 " 的专家告诉刀哥,这些人是在全世界到处流窜制造混乱和动荡和艾滋病病毒。他们专门研究怎么挑动社会运动、破坏社会秩序,怎么对抗政府和警察,怎么制造假新闻利用媒体煽动情绪,怎么筹集资金安排后路的所谓 " 战略 "。

他们有一个教条,叫 " 对培训人进行培训 ",意思是,当他们发现一个不符合西方(主要是美国)利益的地区存在不稳定因素的时候,会像苍蝇一样迅速飞过去,在当地物色反对派,把这些人集中到邻国进行各种如何颠覆政权的培训,再让这些人潜回国去培养更多反对派。

就像艾滋病病毒一样,这些人成功搞乱了一个国家以后,会把在这个国家培养出的骨干以及形成的经验进行复制,带往下一个国家,形成 " 滚雪球 " 效应。

有了西方国家及其驻外机构在暗地里的支持,民主基金会、索罗斯基金会等 " 金主 " 的资金,这些人恬不知耻地挂着环保、扶贫、教育等非营利性组织工作人员的头衔,堂而皇之地在全世界为西方国家政府批量生产 " 颜色革命 " 炮灰。

这些人最早是从哪来的?专家大多数向刀哥指出一个人、一个机构。

" 颜色革命之父 " 吉恩 • 夏普和他的 " 爱因斯坦研究所 "。

颜色革命之父

虽然在家乡美国名不见经传(一个干脏活的人显然不能太暴露于阳光下),但在那些饱受他所作所为之苦的国家,他可是个 " 名人 ",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和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都曾指责他试图在自己的国家发动 " 软政变 "。

吉恩 • 夏普整活了 90 个年头,直到去年 1 月才断了气。他是很多国家政权颠覆的总导演," 颜色革命 " 专家们的教主。在上世纪末发生的所有 " 颜色革命 " 中,几乎都可以看到夏普和他创办的爱因斯坦研究所的身影。

这种向全世界散播恐怖的机构,为什么会以伟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的名字命名?

原来,夏普年轻时也曾是一名左派青年,反对西方对世界的殖民统治,崇拜进步左派爱因斯坦,他的第一本著作就是爱因斯坦本人给作的序。

但就像汪精卫一样,夏普在人生的后半段经历逆转。朝鲜战争时期,夏普因为拒服兵役,被美国政府关了 9 个月零 10 天。这段牢狱生活立即打消了他的 " 信仰 ",他就此明白,跟美国政府对抗就是死路一条,而他根本没有以死相拼的勇气。他逐渐改变立场,开始跟左派切割。

1960 年,夏普去英国牛津大学攻读政治科学博士学位,美国情报部门智囊马斯▪谢林注意到了夏普,并邀请他去哈佛,正是在这个阶段,夏普与左派彻底划清界限。他在哈佛完成了博士论文,其研究侧重点包括独裁体制和极权主义、抵抗和革命运动的理论和哲学等等。

他把自己崇拜的甘地与 "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 化用到自己的 " 理论 " 上,并把长论文部分内容编纂成三册出版,取名《非暴力抗争政治》,这是他 "198 个非暴力战斗方法 " 的首次现世,后来所有为祸世间的 " 颜色革命 " 套路,都可以从中找到原型。

1983 年,夏普在哈佛大学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建立了爱因斯坦研究所,出版了《让欧洲不可战胜——非暴力威慑与防御的潜力》一书,被冷战之父乔治 · 凯南相中。凯南敏锐地发现,夏普虽然把非暴力运动主要设定在欧中,但在欧洲之外,这种方式拥有更大的潜力。

在乔治 · 凯南运作下,美国情报机构向爱因斯坦研究所投入巨资,CIA 前情报人员和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加入,以落实乔治 · 凯南颠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控制第三世界的 " 战略 "。

从此,夏普和他的研究所,成为世界多处动荡的源头。

1991 年 8 月 19 日,叶利钦在俄罗斯联邦议会大厦前登上一辆坦克发表讲话,其不远处散落着吉恩 • 夏普所著的小册子——《非暴力革命指导》,这本小册子后来被奉为 " 颜色革命圣经 "。

1991 年波罗的海三国脱离苏联的运动中,立陶宛的时任国防部长就声称,吉恩‧夏普的书 " 对我们来说比核武器还重要 "。

1998 年,夏普及其助手组建了反对米洛舍维奇的青年组织 OTPOR ( 塞尔维亚语," 反抗 " 之意 ) ,两年后米洛舍维奇政权垮台。

随后,夏普在布达佩斯建立 " 非暴力抵抗中心 " 培训各国的反对派,其中包括 2001 年在白俄罗斯成立的 "Zubr!(野牛!)",2003 年 4 月格鲁吉亚的 "Kmara!(受够了!)",2004 年 6 月乌克兰首都基辅的 "Pora!(是时候了!)"…… 再后来,我们都知道了," 颜色革命 " 风暴席卷中亚。

据一些西方国家的媒体披露,塞尔维亚反对派推翻米洛舍维奇后,马上帮助格鲁吉亚同行发动了 " 玫瑰革命 ",推翻了谢瓦尔德纳泽政权;而格鲁吉亚反对派则 " 指导 " 乌克兰同行发动了 " 橙色革命 ";吉尔吉斯斯坦的 " 郁金香革命 ",也是按夏普设定的模式爆发的。

2007 年 9 月,缅甸爆发被西方媒体称为 " 藏红色革命 " 的政治危机。西方媒体披露:" 在过去 3 年中,夏普和爱因斯坦研究所在泰缅边境地区培训了 3000 多名来自缅甸各地的反对派,其中包括数百名僧侣。培训内容除非暴力革命的各种策略和方法外,还包括如何与警察等现政权维护者展开沟通的技巧。

此外,爱因斯坦研究所还为这些人提供物质上的资助,比如为僧侣们提供手机等通讯工具。"

从埃及到叙利亚到乌克兰,可以说,哪里有动乱和哭泣,哪里就有夏普,哪里就有他的理论。

夏普曾恬不知耻地公开为自己的理论在东欧的 " 胜利 " 得意洋洋:" 在塞尔维亚革命中,(反对派)就是根据(我)书中介绍的方法,使用了儿童,才使警方不敢动用暴力。"

中国这块心病

然而,对夏普和他的爱因斯坦研究所来说,中国始终是攻克不下的堡垒,是他的一块心病。

他曾经接触过西藏流亡分子,还曾试图插手中国内部事务,结果一败涂地,这成了他一生的耻辱。

夏普开始把目光投向了台湾和香港。

早在上世纪 80 年代,在美国情报机关的牵头下,夏普与在美国的 " 台独 " 组织建立了联系,1990 年,夏普在美国哈佛大学举办了 " 非暴力制裁国际会议 ",运用他 " 对培训人进行培训 " 的那一套,邀请 " 台独 " 分子参加会议培训,从此," 台独 " 势力系统掌握了夏普的非暴力战争的理论和战略战术。

他还亲自出山,于 1994 年 12 月访问台湾,培训指导 " 台独 " 势力如何通过非暴力手段获得政权。10 年之后以大批青年占领 " 立法院 " 为标志的 " 太阳花 " 学院,就是夏普及其在台湾培养的徒子徒孙指导的成果。

根据香港学者的研究。2014 年香港 " 占中 " 之前,夏普本人因为行将就木没有亲自到香港,也派了 " 专家们 " 向反对派赠送他已经翻译成中文的 " 颜色革命 " 理论书籍,并直接对相关人员进行指导和培训。

据说其指导非常深入详尽,从如何组织行动,如何对话警员,如何应对逮捕,如何防范清场,如何提供饮水、食品,如何安置帐篷都有非常具体的细节。后来 " 占中 " 分子的行动都是严格依照其指示的。

何惧妖魔鬼怪

点开爱因斯坦研究会的官方首页,其赤裸和不加掩饰令人吃惊。

在组织介绍上写着," 我们通过非暴力行动实施暴力 "," 通过印刷、翻译、会议、咨询和研讨会进行沟通 "。

" 从历史上看,非暴力往往是一种自发行动,很少有战略规划来指导 "," 战略规划也可用于非暴力行动,以提高其有效性,战略规划包括选择明确目标,制定一个大战略,为符合大战略制定战术具体目标和实现方法 "。

" 非暴力行动是一种发动冲突的技术,不需要任何特定的伦理、道德或宗教信仰 "。

俄罗斯专家曾评价 " 颜色革命 ",其根源要追溯到欧洲启蒙运动形成的社会单线化的哲学观,追溯到西方基督教的传教士传统,前者把世界看成一个简单的由落后向先进的单向度进程,后者则认为自己的宗教代表了真理,只有这种宗教得到 " 普世 ",人类才能得救。这种狂热的传教士精神,是西方尤其是美国,向别国强行输出其政治和经济模式的主要动力。

夏普死了,但他还有很多徒子徒孙。

专家告诉刀哥,香港发生的事,让这些平时只在外围搞培训班、研究会、论坛,当 " 二道贩子 " 的 " 颜色革命专家 " 们按耐不住,赤膊上阵,亲自来香港现场指挥了。

甚至连原先羞羞答答,还躲在他们背后的美国外交人员,也按耐不住赤膊上阵了。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们,纷纷要现出原形了。

从口号策划、扰乱交通、袭击驻港机构、围攻警察、制造舆论、资金准备、分发物资,几十年前开始实践的夏普理论," 颜色革命专家 " 们准备在香港来个集大成。

这是一场严峻的斗争,但妖魔鬼怪别做梦太美,到了中国人这,怎么会让他们得逞。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我是有底线的